• Sep 15, 2009

    all i need is money*= =*

    我又有了新的目标了啊噜。

    曾经为看到有人疯狂买BJD娃娃感到有点恶趣味的不解。认识的一位朋友甚至还花了大量积蓄为自己的两个3000+的娃娃置办了娃娃屋——那屋子绝对比她自己住的还豪华。大一的时候,小月说她朋友也买了个视觉系的大玩偶,且价格着实不菲,而在我与她看来——“那钱干什么不好啊,买个连眼珠子都不转的……”

    可是可是可是。就在这么一个本来要下雨天阴沉着却一点雨点子都没落的下午。我在淘宝上偶瞥到LATI&DIM系列的娃娃,瞬间被萌到了萌到了萌到了!!!神啊!就让我掉进这个不似三维世界的二维美丽三维漩涡永不翻身吧……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于是又是一番搜查,对这些小孩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了解完了再度陷入花痴的沟壑难以自拔——终于我决定,我,要,买,几个。然后还要置办娃娃屋——混蛋呀当然要比自己住的更豪华啦——然后买很多漂亮的小衣服小鞋子小包包小玩具——然后把他们放在一起开下午茶跟座谈会哇哈哈哈XD……

    感觉象突然回到了小时候,和邻家小女生在一起玩芭比,心情也变得很年轻。

    ALL ineed is money~于是于是channel算什么!存了钱了一定先买LATI!就这么定了嗯嗯!哦也————

  • Aug 24, 2009

    胡扯一点

    昨晚听《恋爱暴君》的drama(实在是太有劲!),起先是奔着看完漫画的后劲和难得冷酷一回的绿川筒子的,没想到杉田桑竟然在里面(= =之前没看cast啦…想不到竟然还有宫田桑,而且两人竟然配对手戏>D<!老天您待我不薄呀泪T T!)!啊啊,可是为什么一听到他的声音就觉得是银时在说话呢?囧,明明是在和小情人肉麻,我却觉得伊是在吐槽啊!果然是白发大叔形象已然深入人心么……(为什么我想到了演容嬷嬷的那位可怜的老婆婆…)

    啊咧,总之总之还是不错的(在说什么啊= =),《恋爱暴君》无论是漫画也好drama也好都是一级棒的搞笑甜蜜,愣头青年下攻和脾气火爆性格难搞任性极端的眼镜受君(其实那个1号,额,森永小天使…他绝对,绝对是个腹黑!傻愣愣没脾气看起来很好欺负但是一到关键时刻硬是把人家耍的团团转,哇哈哈,真是= =|||)

    于是……就这样,我的校园生活再度展开。

    每日都在对SPN、银魂、火影的等待中度过……等待催人老啊……

    11月20号我一定要回家呀!

  • Aug 4, 2009

    我管你是谁

    有时我总是跟自己说,够了。

    够了。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够了。这个声音究竟是缘何发出的我也根本没有头绪。但是它的意思似乎是让我停止。

    停止做什么呢?够了……又是什么够了呢?

    声音不知道从哪一年从何处发生,就这么越来越清晰地时不时闪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渐渐,我由第一次听到的讶异变到了现在的无所谓。如果不牵扯到自己身上,我想这世界上应当是有很多事可以承担起这两个字的。生啊,死啊,这些东西可以停止了……具体一点说的话或者是每个月不间断的时尚杂志……每个星期例行公事的夫妻同房……还有……总之,都是些有点儿消极的想法。也许人在感冒的时候就是容易陷入一种不可自拔的阴郁之中,思绪像是从天而降的雨水砸进深不可测的阴沟,顺着不干不净的水流一路往下去了。

    我感到头裂开了一般的疼。好似时不时有一些凉冰冰的液体从我的大脑里穿过,每一滴水都化作冰片切开我黄油一般的脑浆。明明是塞住了的鼻子却可以嗅到雨后深绿色青草切口的味道,有时会夹杂一些轮胎滚过水泥扬起的灰尘味——这些气味充塞着我的脑壳。感冒是个体力活,我只是坐着都嫌费力。一只白色的幔帐从头顶划下圆弧把我困在了里面,满满的混沌和苦楚吸走了我几乎全部的能量和力气。

    有一天,我发现我的一个热爱自言自语的朋友变得缄默了,在“终于获得宁静了啊”的感慨后,我多少还是因为感到不大习惯而询问了她这突然改变的原因。没什么,她说,只是自言自语的人好像挺可悲的,我不要做可悲的人。她转了转眼珠,没有再说话。是吗?我陷入了沉默。其实是个人一般都会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说一些话的吧?每当我走在大街上,我总是喜欢东张西望,喜欢研究陌生人的神情和动作。我发现很多人在很多时候会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一下——挺诡异——或者说上一小句话什么的——他们自己有时并不知道。我觉得这大概不能算是什么可悲的事。也许有人是这么觉得的:自言自语说明你总是想倾诉,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方向,且往往觉得很寂寞,所以就下意识地嘟嘟囔囔起来。而寂寞或者寂寞难耐,一旦表现出来,就显得很可耻,很无耻。

    其实我感觉,最可悲的还不是这样。自说自话或者自言自语,有时只是个发泄,可是假如你把这个倾诉的方向设定出来了呢?我的意思就是……你塑造了一个人,一个不存在的人,你把TA当作一个对象,一个晚上睡觉抱着的玩偶,一个树洞……那这似乎就有点可悲的景况了。最主要的是,谁能没幻想过一两个人出来呢,人都是有思维的,多多少少会在有功夫的时候塑造出一些理想对象什么的——这没什么啊。但是要是一天到晚都把TA当成真的存在的人……又是怎么个情况了呢。

    哎,我就认识这么个人。我们都知道,她口中的那个人,他压根是不存在的。

    她称他honey。”今天,honey陪我买了件衣服哟,好开心呢……”“今天我和honey看了一场电影,honey说这场电影很好看呢,虽然有点深奥,但是honey说好看,我也觉得挺不错的喃……”

    够了。我伸出手撑住沉重的脑壳。你真奇怪透了,我们不是说好这个人他就只是幻想出来的吗?